揚州網 > 

【大家說】王干:文人高洪波

2022年09月 22日 09:02 | 來源: 揚州晚報-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王干

文人其實是一種本色。文人裝不出來,文人學不來。騙子里面裝領導的很多,裝大款的很多,裝老大的也有,但裝文人的很少,為什么?文人不好裝,做一個文人看起來不難,但裝起來很難,文人的氣質,文人的用詞,文人的交際,都是自然而然的。文人裝起來不容易,但文人退起來很快,一夜之間,一個文人變成政客,變成一個商人,變成一個外交家,變成一個首長,易如反掌,比易如反掌還易。

高洪波好像不太容易變,或者說變得不容易。他沒當領導的時候,時不時還體現一點范兒,當了大領導之后,反而更像一個文人哪!他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文人的本色,還是他文人的本性大暴露呢?我在網上看到他在白樺80歲的座談會上的講話,是那么的得體,又是那么的富有人情味,說的都是昆明軍區的往事,但展現的是一個文人的情懷和胸襟。

他成了部級干部之后,依然聲音洪亮,依然用較快節奏的語速說話,依然用寬闊的身軀擁抱朋友。當然這些都是外表,最主要的依然筆耕不止,而且產量不低。作為一個作家出身的領導,不寫作,或者內心不再喜歡寫作,是可恥的,也是可悲的。有很多可以不寫作的理由,也有很多不能寫作的理由。但一個真正的作家對寫作的熱愛是與生俱來的,寫作其實是不需要理由的,因為你內心需要表達,才有寫作這件看似辛苦其實愉悅的事情。

洪波的寫作顯然是愉悅的,他有很多愛好,這些愛好看上去至少比寫作輕松而愉悅的,比如收藏,比如書法,比如乒乓球,但洪波依然堅定地選擇了寫作,說明寫作的愉悅是在這些愛好之上的,說明文學在洪波的靈魂深處是神圣的。

我和洪波的交往長久而不深刻,兩人在一起說得最多的是汪曾祺、揚州八怪、鄭板橋、邊壽民。多次說到邊壽民的蘆雁,我說蘆雁在我們的老家,俗名叫野鴨子。他略略有些失望,后來我說邊壽民畫的蘆雁的眼睛里,有一種憂郁的眼神,他興奮地與我擊掌。

記得四五年前的一個五一節,我們兩家還在我的老家興化邂逅了,我們參觀了板橋故居、李復堂船廳,然后去水上森林公園,我指著在水面上飛翔的一群野鴨子告訴他們全家:那就是蘆雁。他們歡呼雀躍,找到了邊壽民畫里的對應物。

高洪波心儀汪曾祺,那種欽佩是由衷的、自然的、審美的,是文人的惺惺相惜。他的書房是汪曾祺題的字,叫“避齋”。多好的名字!高者洪波,是易波瀾起伏風云變幻的,避齋主人深知江湖險惡,號為“避齋”,是文人清高的人格體現,也是中國式智慧的運用。汪曾祺終身一布衣,而高洪波貴為部級待遇,他內心涌動著的居然是對汪式的淡定清閑向往,此人可交矣。

欣然,是高洪波最近愛用的一個詞,也是他心態的外現。得失寸心知,欣然也進退。得失進退,都是文章的一部分。文章大于文人。

作者簡介:

出生于江蘇里下河,現居北京。作家,學者,書法家。散文曾獲魯迅文學獎,著有《王干文集》十一卷。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