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純燕登揚州講壇分享快樂: 每個人都能成為“金龜子”

2020年11月 01日 07:50 | 來源: 揚州晚報-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劉純燕   劉江瑞 攝

講壇現場  劉江瑞 攝

從《七巧板》到《聰明屋》,從《大風車》到《金龜子城堡》,“金龜子”陪伴了一代又一代小朋友快樂成長,烙印在了無數人的童年記憶中。昨天,著名主持人“金龜子”劉純燕老師,登上揚州講壇,帶來了一場快樂分享會。

本報今特輯錄部分講座內容,以饗讀者。

特別感謝當年的老師

我原名叫劉純燕,畢業于北京廣播學院,是中央電視臺的一名少兒節目主持人,同時也是少兒節目的制作人,這么多年一直在跟小朋友們打交道。

我們那個年代不像現在,沒有什么培訓班。我小時候是北京市少年宮的小演員,爸爸媽媽把我托付給了少年宮的一位老師,這個老師是我一生要感謝的,他發現了我的特長,后來就把我推薦到了中央電視臺少年電視演出隊,就是我們現在的銀河少年藝術團的前身。我通過考試,到了這樣的一個藝術團來學習,那時候每個周末都要在藝術團學習,我們學表演、學唱歌、學形體,學很多的朗誦,那時候的老師可都是名家。我現在回想起來,覺得一生當中藝術最奠定基礎的時候,是跟這些老師學習,跟他們同臺演出,從他們身上學到了藝術,更學了怎么做人,這些老師也是我一輩子的榜樣?,F在,有人叫我金龜子老師,然后有很多小朋友也跟我同臺,我一直沒有忘記,那時候老師們帶我們時的嚴謹,所以我現在對我身邊的每個小朋友都傾注很多的心血,我覺得孩子們有這樣的機會特別不容易。

在我小時候,爸爸媽媽工作都很忙,他們雖然沒給我講一些大道理,但是教育都是潛移默化在生活中?,F在很多人有時候問我說,我們怎么來教育小朋友,我們用一些行動,用一些我們自身對事物的理解來告訴小朋友,讓小朋友一點一滴地來理解,慢慢長大了,他就會懂的。

我就是這樣生活在一個普通家庭,爸爸媽媽從小非常尊重我的選擇,培養了我端正的品格和獨立完成事情的能力,這就是家風。

我和王寧的快樂之家

我覺得家永遠是我們遮風擋雨的港灣,家永遠是溫馨的天堂。我每次回到家是最輕松、最開心的,真的像個孩子一樣。女兒大了,家里的先生王寧,以前是《新聞聯播》主播,他就說,家里像有兩個小孩一樣。真的不瞞大家,我回到家里,真的像一個天真可愛的孩子,每天都特別開心,有的時候工作再累,回到家里永遠是歡樂的那一分子,是我們家最挑氣氛的那個。王寧現在在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任副理事長,做一些服務于老年人的公益活動。

我們倆相識在大學校園,是同班同學。當時進學校的時候,我們班同學管他叫“王科長”,因為他當時穿了一個非常正式的中山裝,然后我個頭比較小,大家給我起名叫“小不點”。后來,我們走到了一起。在家,我每次在收拾衣服,熨衣服都特別開心。女兒看著我說,媽媽你工作都這么晚了,回來還得干活。我說很開心,熨完了,平整掛著,心里也特別舒服,一點沒覺得說這個事情該誰做不該誰做,都是主動來做。

我是青島的兒媳婦,王寧家里文化氛圍特別濃。我的公公是一名書法家,每年就提出要有一個家庭春晚。有編劇、有導演、有舞美,還有獻花者、攝影,還有時間、地點、劇情,雖然是一個小小的活動,但我們每年都特別期盼著這一年的工作結束之后,趕緊回到青島的一刻。

陪著孩子一起成長

我跟我家的女兒是共同成長的,我也希望我們的爸爸媽媽跟孩子要共同成長。他長大你也成長了,我覺得你就成功了。很多家長把孩子們送到各種培訓機構去學習的時候,你們要看一看孩子在學習技能時背后的成長,我覺得如果都成長了,你就是值得的。在這個過程當中,你要跟孩子交流,跟孩子分享,這個也是我在培養孩子的過程當中自己的一點體會,而且還讓孩子要多走出去,多到大自然當中去。

每個人都能成為金龜子

這么多年我也一直在堅持做公益活動,有一個金龜子夢想基金,關注一些希望小學還有留守兒童,還有貧困山區的小朋友。每次我們去做活動的時候,都有一雙雙渴望的大眼睛看著我們,有的小朋友還是非常有藝術天分的,所以我們的夢想基金就是讓孩子們說出自己的夢想,我們去組織一些夢想的主題班會。

每個人都是金龜子,每個人都是有色彩的,就看你給社會增添了哪一份能量。我特別有一句話要送給大家,就是感謝生活,讓我擁有了一份終身熱愛的兒童事業。小朋友的快樂就是我的快樂,我愿意在完全自然的工作狀態下放飛我的快樂。我的周圍有那么多好的同事,是他們的智慧與心血成就了我——一個受到全國小朋友喜愛的金龜子,這個角色給了我靈感,讓我發揮得淋漓盡致,也讓我用心去發現生活當中的一切美好,這是我一段內心的話,所以我特別感謝生活,也特別感謝所有的觀眾朋友對金龜子的支持,謝謝大家對我的愛。

記者 王鑫 林倩雯

專 訪

“請尊重孩子 個性化的表達”

記者:您是如何保持一顆童心的?

劉純燕:我覺得這個狀態也是大家給予的。這么多年小朋友們的天真爛漫讓我在節目中吸取到能量,讓自己保持快樂的狀態。加上自己平時比較樂觀,好奇心比較強,也很容易知足,再加上家人、朋友對我的愛護,其實我也一直都是大家的開心果,很多的因素加在一起讓大家覺得我一直很樂觀、開心。其實人都是要長大的,都是要變老的,年齡不是問題,生活的狀態更重要。

記者:您從1991年開始主持少兒節目,在您看來這么多年來小朋友們的變化大嗎?

劉純燕:現在的小朋友個性比較強。講個故事,那天我們做一個小的舞蹈節目,讓所有的小朋友跟著金龜子做舞蹈動作,但是有一個小朋友自己擺了一個高抬腿的舞蹈造型,從頭到尾就“咔”一抬腿。她媽媽在底下特別著急,說“轉過臉”“看著金龜子”“面對鏡頭”什么的,我就“噓”示意讓媽媽不要打擾她。等我們都做完了,那個小朋友也把腿放下來,和大家一起給觀眾鞠躬。她媽媽后來跟我說特別著急,我就跟她媽媽說,不要去說她,去問問她為什么。后來小朋友就說,不喜歡金龜子的動作,她就覺得自己剛學的舞蹈動作特別酷,要展示給大家。她一點也沒有錯啊。所以爸爸媽媽們也要注意到這種差異,尊重孩子個性化的表達,再正確地進行引導。

記者:現在有些家長在教育過程中非常容易焦慮,您當時有沒有這樣的情況?

劉純燕:基本上沒有,因為我從小爸爸媽媽非常尊重我,根據我的愛好讓我去學習,繼而發現了我的語言天賦,然后將我交給了特別優秀的老師?,F在的爸爸媽媽焦慮可能是因為他們給自己和孩子定的目標很高,然后把這種實現目標的壓力放在了小朋友身上。其實,每個小朋友都有自己的特點和專長,所以爸爸媽媽要自己學會觀察,在孩子學習的過程中,不僅關注學習的結果,還要關注學習的過程以及學習背后的收獲。如果孩子特別痛苦地去學了一段舞蹈,回家跳給你看一遍,你拍個視頻曬個朋友圈,然后就結束了,這樣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希望孩子們還是要快樂成長。 記者 林倩雯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