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彰:用詩歌的眼向運河望去向世界傳播中國故事

2021年07月 24日 09:40 | 來源: 揚州發布 | 揚州網官方微博

揚州發布記者 王鑫 孔茜 卉君

通訊員汪瀅 

7月17日下午,原國家行政學院副院長,中華詩詞學會會長,世界運河歷史文化城市合作組織(WCCO)顧問周文彰教授,登臨鑒真圖書館內的“揚州講壇”,主講“中國大運河與《詩詠運河》”,并接受記者專訪。

《詩詠運河》,一次運河文化的國際化傳播

《詩詠運河》是一本關于世界遺產運河的詩書集,收入的94首詩詞,都屬于中國傳統詩詞,歌詠了世界遺產運河、大運河沿線城市以及58處大運河世界遺產點,并配以周文彰撰寫的書法,以中華傳統文化的特有方式,展現了運河的悠遠與壯麗。

出生在寶應縣、喝著運河水長大的周文彰,對家鄉、對大運河懷有深厚感情,對運河歷史文化情有獨鐘。大運河遙遠的濤聲,已鐫刻在他的記憶深處,流淌于他筆端的韻律之中,與他的血脈融為一體。這些用詩詞定格的運河印記,不僅僅是他個人的財富,更是世界運河城市文化的一頁。

2017年,周文彰被聘請為世界運河歷史文化城市合作組織(WCCO)顧問。由此,他萌生了詩詠運河的想法,以安放自己的運河鄉愁以及身為顧問所肩負的責任。其后整整3年,筆耕不輟。

正因為此,《詩詠運河》成了世界運河歷史文化城市合作組織(WCCO)秘書處重點打造的大運河文化項目之一。揚州,中國大運河的肇始城市,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運河城市,還是WCCO的總部所在城市,推動世界運河歷史文化的傳播更是責無旁貸。

在雙方的共同努力下,《詩詠運河》采用中國傳統的雕版印刷印制,以古籍線裝形式出版;將中國傳統詩詞與書法、攝影相結合,而且書中不少地方采取了中英文雙語編排,方便國際讀者閱讀。

用詩歌的眼向運河望去

中國大運河,從春秋時期開始修筑,隋朝全線貫通,唐宋日趨繁榮,元代截彎取直,明清疏通加固,是中國古代南北交通的大動脈,是世界上開鑿最早、最長的運河,迄今已有2500多年的歷史。中國大運河包括隋唐大運河、京杭大運河和浙東運河三部分。

周文彰說,《詩詠運河》這本書從醞釀到成書,是按照一定的框架體系、有計劃地用中國傳統詩詞詠運河,歷經三年的時間,把這些詩詞用書法作品呈現給讀者。特別要強調的是,《詩詠運河》選擇從“世界遺產之運河”“中國運河沿岸城市”“中國運河之世界遺產點”三個篇章為著眼點,著力描述運河城市、運河遺產、世界運河之博大宏偉與深遠。

《詩詠運河》的三個部分各有藝術特色:

詩詠世界遺產運河部分,聯合國世界遺產名錄中的6條運河,每條賦詩詞1首,以詞為主;

詩詠大運河城市部分,35個大運河沿線城市,外加家鄉寶應縣,共36首,以七律為主;

詩詠大運河世界遺產點部分,將58處遺產點中類似的閘和糧倉歸并,共賦詩51首,以詞(主要是小令)為主,最后以1首《古風·詩詠運河》結束。

以中國傳統詩詞形式,逐一描寫六條世界遺產運河和中國大運河的36個沿岸城市和58個運河世界遺產點,可謂“一卷在手,風光滿眼”。

周文彰足跡遍布國外運河,以及大運河沿線若干座城市,歷史文化遺存的保護、傳承和利用現狀令他心潮澎湃,詩興盎然。

詩集在熱情歌頌人民智慧和勇氣的同時,也有一種由衷的悲憫始終隱藏在字里行間。周文彰說,在對運河遺跡的挖掘和文化的剖析中,自己感受最深的是勞苦大眾的辛酸和艱苦?!按筮\河精神內涵里,我們談得更多的是繁榮,是和諧,是融合,但不應該忘記悲憫?!?/p>

“千舟北上止通州,異寶奇珍聚碼頭”,這里說的是通州。通州是京杭大運河北端終點,南方運來的物資在通州卸下,再通過陸路運到大都城,費盡周折?!胺e糧防戰防災。拽纖船往船來。三倉窖深體大,幾多血汗填埋?”糧倉是運河文化、漕運文化、倉儲文化的實物見證,也累積了歷代老百姓的辛勞和血汗。其中,黎陽倉建于隋文帝時期并沿用至北宋,按已探明的84個倉窖容積計算,總儲量約3360萬斤,可供8萬人吃1年。纖夫纖道是詩集出現頻次很高的意象,“纖道蜿蜒九里長,泥夯石砌若金湯。歲深足跡萬千行?!边@首《浣溪沙》寫的是蘇州吳江古纖道,此為江南運河目前僅存的一條古纖道?!氨乘乒瓋A身欲倒,汗如雨落土成漿?;蕦m誰惜碗中糧?” 2013年,吳江區政府組織對纖道進行了重新修繕,提醒后人不要忘記昔日纖夫的號子聲和他們在運河邊上的辛酸和苦難。

周文彰說,自己在詩集里也“塞了私貨”,不可避免地動情寫了家鄉寶應以及揚州?!镀呗?揚州》:“夫差爭霸筑邗城,初有揚州古邑名。 吳劈邗溝漕運始,隋連水系遠航行。南來棹舞糧船滿,北往帆升港口盈。白艷瓊花迎帝駕,龍舟直指寺天寧?!?《七律?故鄉寶應》:“真如獻寶得皇恩,年號為名縣貴尊。東蕩蓮荷香沁腑,西湖閘蟹味勾魂。 干渠靜密連江海,公路縱橫達鎮村。一曲淮腔情已醉,欣看翰墨滿家園?!?/p>

大運河保護傳承與利用:中外各有千秋

對于古老的運河,中外各國都注重了保護、利用和傳承,這是一致的。在周文彰看來,共同的方面,都體現在重視開發旅游功能,重視歷史文化和文脈的延續,重視喚起人們對古代勞動人民智慧和奉獻的崇敬之情。

不同之處在于,西方發達國家早就完成了工業化、現代化的進程,不僅是現代化建設走在我們的前列,文化保護、傳承與利用,也遠遠地走在我們前面。像比利時的中央運河,1879年,比利時政府采納英國工程師艾德文克拉克用船梯替代船閘的設計方案,在一段7公里的河道上設計四座吊橋(船梯),每座船梯將船抬高17米。世界遺產委員會評價它:“四座液壓船舶吊橋是工業時代終極水平的杰作?!?/p>

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發展與保護往往是一對矛盾,開發利用多,保護少,而且我們是一個大國,文化遺產保護工作量大、范圍廣,任務往往更艱巨。正因為這項工作與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實力與技術水平緊密相關,就注定了不可能一步到位,需要打長期戰、持久戰。

中國大運河的保護、傳承與利用,已上升為國家戰略。周文彰說,大運河文化帶和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已成為運河沿線省市的一致共識,大家都行動起來了。江蘇省更是率先發布了《關于促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決定》,編制了《江蘇省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實施規劃》《江蘇省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保護規劃》, 力度很大,效果也顯著。

世界運河歷史文化城市合作組織(WCCO),在尊重不同運河城市文化個性的前提下,致力于推動世界運河城市互動交流,共享經濟、社會、文化建設的經驗,加強運河文化遺產保護,促進世界運河城市互利合作,實現運河城市共同發展。

談到WCCO,周文彰說,這真是一個重大的創意,它做了大量的工作,在世界運河城市之間影響力越來越大,凝聚力越來越強。今后要進一步擴大朋友圈,讓所有的運河沿線城市,都加入進來,共同為人類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利用做出更大的貢獻。當然,首先是要在推動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國家戰略上做出更大的努力,這樣示范和樣板的效應會更大。 


責任編輯: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